韩国低成长时代如何能使经济增长

2017-10-07 19:04:15

    几天前三星展望称明年韩国的经济增长率将是3.6%不只是没能达到潜在增长率,而且是除1997年外汇危机及2008年金融危机之外最低的数值这意味着明年被视为了充满危机的一年三星宣布实施紧急经营也是基于这种原因不只是三星这样悲观性的分析全球经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将世界经济增长率由当初的4.5%降为了4.0%支撑世界经济的三大引擎中的美国及欧洲等两大引擎正在逐渐熄火希腊实际上已经是国家破产的状态,意大利亚、西班牙、法国等国也正处于危机状态国家及银行的信用等级将陆续下降的预计也紧随其后气势汹涌的欧洲银行们最近已经无法凭借自身的力量借到美元资金,甚至到了由欧洲中央银行代为出面的程度,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凄凉的是美国也是一样的处境为了减少政府支出及增加税收而背水一战,这充分说明了消费及进口正在减少换句话说,再也不是“世界的市场”了更严重的问题是,这并不是一两年能够停止的事情,克服危机需要经历相当长的时间这意味着世界经济已经进入了低成长时代   如果以上皆是事实,那么韩国经济就出现大问题了由于对外依存度达到最高水准,将如实地受到全球经济的影响,并且现在已经一定程度地受到了影响自两个月前开始,工矿业的生产活动已经正在减少,企业的库存正在增加对美、对欧洲的出口增加率也正在急剧下降幸好对中国的出口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较大减少还算顺利,但是如果欧洲及美国继续恶化,这种情况也不会持续很久外汇市场也不能让人感到安心据称,政府的外汇持有额增多,短期外债比重变低同2008年金融危机时不同但并不是值得乐观的事情韩国的外债中约有一半正由欧洲银行持有,证券市场流入的外国人投资资金的三分之一为欧洲资金欧洲时政恶化时,随时有可能抽走资金,外汇市场也将理所当然的受到严重冲击这正是担心最近汇率急增的原因家庭负债问题也将随时起到危机的雷管作用   经济就是这样,四周都是雷区,令人寸步难行即使是这样,政治圈还是一如既往的福利论调强有力的大选领跑者朴槿惠前代表和孙鹤圭代表在国情监查时也只是谈论福利,参加首尔市长选举的政治人们中大部分也是强调“福利首尔”应该如何应对低增长时代克服全球经济危机的方案是什么想要救活逐渐熄灭的成长火种应该采取什么措施这些完全成为了日后的问题并不是说福利及分配不重要,只是如果只重视福利是危险的面对临近的低成长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