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比起干预市场,更该做的是恢复信任

2017-05-15 04:06:14

    韩国金融市场陷入了泥潭仅从汇率暴涨和股价急剧滑落来看,比3年前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事件时的情况更加恶劣韩国的信贷违约掉期溢价(Credit Default Swap,CDS)比主要银行信用等级滑落的法国更高可以说危机的发源地是欧洲和美国,但碰壁更严重的却是韩国在这种情况下,相关部门在上周末果断采取了被推定为50亿美元的外汇市场干预这是为了切断汇率暴涨→外国资金撤走→股价暴跌→汇率暴涨这一恶性循环的自救对策   但比起神经质地应对眼前让人不安的趋势,长远的趋势更容易被忽视韩国市场现在过度疲软是因为在过去的2~3年间流水般涌来的外汇资金带来了反作用随着处于危机之中的欧洲和美国将巨款撤回到本国,韩国的汇率才产生了暴涨,而且这里还有“学习效果”因为每当世界经济晃动时,作为安全资产的美元的价值暴涨,结果像韩国这样的新兴市场(emerging market)都会在美元的干旱中挣扎   但韩国经济也不是一直自由下滑的虚弱体质韩国的外汇保有量达到了3122亿美元,短期外债在总外债中所占的比重只是37%多一点而且韩国的经济增长率在4%以上,贸易收支也连续19个月保持了顺差所以,现在的不安可能是因为过度的恐怖心理,而不是韩国经济本身出现了大问题虽然专家们对本次世界经济危机的未来走向看法不一,但共同的见解有两个第一是本次危机在欧洲的财政问题和美国的双谷经济衰退(double dip)得到解决之前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第二是主要国家的金融、财政政策手段消耗殆尽,应对危机的实弹不足;最后是被期待为救援投手的中国和中东的主权财富基金正在袖手旁观   在这种情况下,恢复信任比干预市场更加重要相关部门过去也因勉强干预导致了后遗症的产生在1997年外汇危机时,干脆用光了外汇储备,在雷曼兄弟事件发生时外汇汇率也上涨到了1597韩元结果三星电子大量出让持有的美元,缔结了韩美货币互换,进而“sell Korea”才安定下来相关政策部门只有从长远的角度慎重处理,市场心理才能够得到稳定干预外汇市场时比起单独干预,更应该在二十国集团(G20)层面的国际互助氛围成熟之前,仅做一些防止过度暴涨暴跌的平缓操作(Smoothing Operation)不能在证券市场动荡时就人为动用年金基金来支撑相关政策部门比起任何时候都应该经受得住想要对抗市场的引诱,透明地公开经济实际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