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中国人眼中的韩半岛及国际秩序(图)

2017-05-06 01:04:21

  世界经济令人感到不安,越是这样就越受瞩目的国家是中国中国的政策非常的有力,甚至达到了可以改变韩半岛局势的程度过去中国的政策一般由中国**主导,但是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现在则成为了中国**也需要顾及舆论眼光的时代这说明了中国人民的认识变得重要2011年9月,针对现在中国人是如何看待韩半岛,甚至如何看待国际秩序的问题,以东亚研究院(EAI·院长成均馆大学李淑钟教授)及高丽大学亚洲问题研究所(ARI·所长李来荣教授)共同实施的舆论调查为基础,对中国人的认识走势行了分析   #1 对于韩国的好感正在下降     调查结果显示,中国人对韩国的认识正在渐渐恶化在对周边国家的好感度调查(满分为100分)中,韩国的平均分数为53.0分虽然分数比印度(45.1)·越南(39.8)高,但是同俄罗斯(60.8)·美国(54.5)相比则较低朝鲜凭借54.3的分数稍微领先于韩国周边国家中对日本(35.6)的认识最低分项调查中,对于韩国人的好感度为59.1,比朝鲜人(61.7)低但是对韩国企业及韩国大众文化的好感度分别为59.4分及59.1分,超过了朝鲜   值得关注的是对韩国的好感度正在持续下滑东亚研究院研究员郑元七(音)表示“在2006年及2008年的调查中,对韩国的好感度分别为73分及64.5分”,“如果考虑到对韩国政治·经济的中国影响力正在增强这一点,这显然是非常严重的问题”针对好感度持续下降的原因,郑研究员解释说:“我认为这是中国对韩国更亲近于美国而表现出的不满和要求更加尊重中国的层面共同作用的结果”   #2 朝鲜仍然是中国的朋友   支持韩半岛统一的立场曾达到36.7%,同时回答反对的人下降到了10.9%中国人也希望韩半岛实现统一的推论是可能的,但“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的回答达到了一半左右(50.5%),中国人的想法仍然让人琢磨不透但是在韩半岛发生冲突时,中国人仍然还是站在朝鲜的立场“在韩朝矛盾达到严重水平时,应该支持朝鲜”的立场达到了29.4%相反,对韩国的支持只达到了2.0%特别是回答者中55.9%展现了“朝鲜体制发生严重危机时,中国应当介入”的视角,“不应该介入”的立场只为8.9%与此同时,关于美国的介入,62.1%的回答为“不可以”对于韩半岛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有可能”(53.4%)及“可能性很小”(44.0%)的回答差距很小   中国人也展示了其对于韩美关系的警戒心针对“您认为韩美关系对中国产生了怎样的影响”的提问,54.1%的人回答“消极性的”,回答“积极性的”只有20.3%高丽大学李正南(音)教授解释称“天安舰·延坪岛事件之后,经历美国舰队进入韩国西海等事件,中国人之间针对韩美同盟的消极性视角正在增加”相反针对朝中关系对中国的影响,63.3%回答为积极的影响,持相反意见的仅为10.5%     #3 中国的崛起是趋势   中国人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领导者”回答者中24.4%回答“确信”,33.6%回答“将会实现”60.7%对中国的崛起保持乐观即使这样,他们仍然认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没能得到应有的待遇”(59.5%)特别是超过一半的回答者认为“美国正对中国的安保起到消极的影响”同德女子大学李东律教授解释称“普通大众的这种意识同中国政府努力想要隐藏光芒的韬光养晦政策背道而驰”,“根据中国政府如何吸收一般人的意识,对外政策有可能发生改变”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对美国主导的现存国际秩序进行全面否定针对“在国际社会中中国将承担什么样的角色”的提问,52.4%的人回答“应该只起到调整国际矛盾的作用”,“应该起到制定新世界秩序的创造者的作用”的回答只为15.3%延世大学韩石熙(音)教授分析称:“这意味着在短时间内承认美国主导的体制,并需要在其中寻找适合的角色”   但是将目光转向亚洲时,回答则出现了不同针对“是否同意过去10年间亚洲地区最具影响力国家是中国”的提问,91.0%的人回答“同意”回答美国及日本的人分别只为58.5%及39.1%李来荣所长解释称“这反映了至少在亚洲中国是最有影响力的国家的认识”   #4 中国的问题是腐败   调查结果显示,中国人对本国深感自豪“为身为中国人而感到自豪”的回答达到了84.9%,但他们的自豪集中在经济实力及军事实力等方面对于贪*污腐败及贫富差距问题,“感到丢脸”的回答分别为80.1%及72.2%   在政治民主化领域,“不满意”的回答达到了一半程度郑元七研究员分析称“中国人在为本国实现的经济上的成果感到自豪,但对贪*污腐败、贫富差距等的不满也正在变大”这是对“不和谐社会”的指责,即经济越是发展,相对地剥夺感越是强烈有指责认为“能源供给的差池”是阻碍中国人及中国发展的最大绊脚石可以分析成这是对于经济成长的巨大不安感在发挥作用,   ☞2011年中国国民认识调查   该调查由东亚研究院及高丽大学亚洲问题研究所共同进行依靠中国的专业调查机关于8~9月对1000余名国民询问了70多个问题以北京·上海等10座城市的中产阶级为中心展开调查,